聚儒服务平台提供公司注册、外资注册、海外公司注册、代理记账
热点资讯/Hot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热点资讯

外资险企赴发改委状告垄断 保监会领导出面协调

信息简讯:9月2日,甲午年八月初九,暴雨,忌加班,宜打脸。...

  正是在这么一个“吉日”,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立功了。它成功帮助最近反垄断搞得风生水起的发改委,一来洗刷了“只反外资垄断”的狭隘民族主义嫌疑,二来摆脱“只敢反民企垄断”的官僚主义不正之风——在2日下午发改委开出的最新罚单中,因组织实施价格垄断,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携本省23家省级本土财产保险公司“联袂被罚”,罚单还特别注明“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是本案价格垄断行为的主要策划者、组织者”故而处以最高额度罚款(居然只有50万元人民币(6.1455, -0.0025, -0.04%),无力吐槽……)。
 
  经此一役,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不仅带领不少国有保险公司的浙江省分支机构,打破了“国企不挨罚”神话,更成为了首个因为垄断行为而被处罚的官方背景行业协会,从而必将作为里程碑意义的处罚对象,载入中国反垄断事业的史册。
 
  但平心而论,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实在有浪得虚名之嫌疑。以我国绝大多数行业协会的弱势姿态和对行业企业的跪舔态度,一个省级保险行业协会能到主导组织实施这么牵扯巨额利益(连罚款都高达1.1亿元人民币)的高难度垄断行为,还真是有点强人所难。故而真正的操盘者,只怕还是行业协会的实际控制人——浙江保监局。
 
  扯淡至此,也许有看官急了,说来说去,浙江保监局,啊不,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究竟干了什么事,惹上了发改委呢?那么把事情经过简单概括就是,(提示:请深吸一口气,将下面一句话一口气读完):浙江保监局打着“反垄断”的旗号制造了垄断行为结果被处以反垄断罚款。
 
  是的,上面这句话不是绕口令。而浙江保监局,啊不,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之所以会干出这么“no zuo no die”匪夷所思的事情,则要提起3年前的一桩公案。(以下省略7千字)
 
  料想列位也没兴趣自己查文献,所以还是给大家简要叙述一下了事:
 
  2011年以前的浙江车险市场,以人民财产保险(人保)、平安财产保险(平安)和太平洋财产保险(太保)三家风头最劲,按照2011年10月浙江保监局公布的数据,这三大财险公司在浙江的保费市场份额合计达57.9%。即便如此,三大险企还你争我夺各不相让,不时搞搞费率价格战之类。
 
  这样一来,其他市场份额占比较小的中小保险公司便不乐意了,于是在2011年12月初的一次行业会议上,中小保险公司便集体“炮轰”三大财险公司市场占比过大,“有可能构成垄断,不利于浙江车险市场的成熟规范和健康发展”。
 
  本来嘛,出于利益之争,中小保险公司打打嘴炮骂骂娘,都是人之常情。孰料浙江保监局不知是出于怎样高的政治觉悟,直接就当了真,本着安定和谐为重的基本原则,出手就暂停了三大财险在杭州的车险业务,以避免三大财险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
 
  这样红果果的行政调控措施,立马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兴趣的朋友可自行阅读以下两篇具体介绍叫停经过的文章:《三巨头车险叫停一月或损失过亿 限大保小难除顽疾》 )
 
  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这种方式过于直接,于是2012年,还是由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出面,召集全省财产保险公司,在多次“友好协商”后,达成了一项协议,而这项协议的核心内容,正是发改委此番处罚的具体犯罪事实——约定新车折扣系数,并根据市场份额商定统一的商业车险代理手续费,即所谓的操纵价格、分配市场。
 
  其实,直到今天发改委的处罚结果公布后,依然有保险监管人士及业内人士认为,浙江保监局,啊不,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的做法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合理举措,其理由是,若无这样的干预,浙江省车险市场或许早就进入寡头垄断的“黑暗年代”了。
 
  对此,要说浙江保监局搞这个价格联盟是出于公心,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的。但越是如此,却越让人感到悲哀——合着您光知道寡头垄断,就不知道全行业联合操纵价格的行径,更符合“卡特尔”垄断的基本定义?3个人不守规矩,是违规,那你撺掇23个人一起违规,就不是违规了?这样的理论水平,也算是高得可以。
 
  更何况,三家财产保险公司市场份额加在一起虽然接近六成,只要保监局和反垄断部门没有证据证明这三家财产保险公司有串谋行为或采取非法的竞争手段打压其他对手,也就不能说人家搞垄断。倒是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自己乐此不疲地开会协调价格,还真真坐实了垄断的罪状。
 
  其实,浙江保监局,啊不,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搞行业价格协调,固然出于公心。可各位看官千万不要自作多情,这公心并不是考虑公众消费者的公共利益,而仅仅考虑的是各家保险企业的共同利益,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行业的私心。甚至是监管机构的私心——行业里面捣糨糊,不求领先者生机勃勃,但求全行业好死不如赖活。
 
  如此看来,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屁股坐得还是蛮稳蛮对的,代表了车险行业提升垄断手法的发展要求,代表了车险市场“和谐”竞争的前进方向,代表了最广大保险公司的短期利益,
 
  这么一件简直“有利于全行业”的“大好事”,为何在三年后被发改委盯上并课以重罚,戳破了行业和谐发展的西湖春梦?
 
  据笔者打听,导火索是几家外资保险公司偷偷向发改委“告密”。大家或许注意到,此次连同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受罚的23家险企全部都是本土企业。这倒是充分体现了外资企业不仅是觉悟认识不到位,不能很好体会到中国“和谐”商业文化的精髓所在。而且狂妄得很,自己做得很弱,本来正需要行业价格联盟保护,还不知好歹去告状,陷行业协会和监管机构于不义。
 
  从另一方面讲,因为限定价格而受损最大的三家财险企业,大概都是由于不想和监管机构作对,免得被穿小鞋,所以打落牙往肚里吞,也就认了。倒是外资险企仗义执言,直接举报。一堆外资保险公司,不远万里,来到浙江省做生意之余,还帮忙促进建设成熟健康的市场竞争环境,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眼瞅着发改委啪啪打脸,估计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以及浙江保监局目下都有段难熬的日子。说到这里,笔者尤其同情浙江保监局局长马学平同志。2013年9月才调任浙江的马局长,之前本来是上海保监局局长。在因美女老总卷款外逃而广受关注的“上海泛鑫保险案”爆发一个月后,已经在上海干了四年局长的马学平被调走,至今还被人疑心是受了“泛鑫案”影响。如今到浙江才一年,又摊上如此事端。实在不知马局内心要作何感想了。
 
  尽管被打脸,但有内部人士透露,发改委其实已经在数天前,将处罚意向告知保监会,而如今的最终处罚决定,还是监管领导跟发改委同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后的最好结果。既如此,笔者还要替受罚的险企,点出一个实质性问题:既然认定了行业协会的主要责任,那么浙江保监局,啊不,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23家险企的罚款能找你们报销吗?

打印信息      信息已被浏览